欢迎访问乳山市物价局网站!
关于涉案旧衣物价格认定的几点思考
发布日期:2016-10-18信息来源:乳山市物价局字号:[ ]
    近日,某价格认定机构接到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请求,需对50余件全损的旧衣物进行价格认定。据办案人员介绍,案件因情感纠纷引起,性质为涉嫌非法拘禁同时伴有故意损坏财物的事实。被损毁的旧衣物按受害人自己估算,损失价值为15000余元,类别涉及女式风衣、连衣裙、打底裤、高跟鞋等。考虑到涉案标的的特殊性,该价格认定机构没有当场受理,而是立即向上级价格认定机构请示,同时积极与价格认定系统内的同仁交流、沟通,最终找到了妥善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    近段时间,笔者所在的多个业务交流群里频频探讨旧衣物问题。这说明在当前缺少相关规范性文件支撑的情况下,大家对涉案旧衣物价格认定有诸多困惑。下面,笔者结合上述案例,简单谈谈如何应对涉案旧衣物价格认定案件,以期能给系统内的同仁们带来一点启发。
    一、旧衣物有价值吗?
    本文探讨的“旧衣物”指买卖交易已完成且摘除标签(不论使用与否)的衣服及鞋子、帽子等日用器物。衣物是人类生存、生活的必需品,无论新旧衣物皆可遮体、避寒,因此“旧衣物具有使用价值”可以说不容置疑。但不同于旧机动车等物品,旧衣物的使用价值又具有一定的局限性。现实当中,旧机动车的交易司空见惯,但旧衣物的交易鲜有听闻(名人衣物拍卖另当别论)。也就是说,旧衣物的使用价值相对于衣物所有者或占有者来说是“充分”的,对于所有者或占有者之外的人来说则是“不充分”的。这也直接导致旧衣物在二手物品交易市场(跳蚤市场)上的“绝迹”。
    既然旧衣物在二手市场上这么“不受待见”,那么它到底有没有价值呢?笔者认为,旧衣物是有价值的,比如说“回收价值”。某些印刷厂、家具厂会以每斤几毛钱的价格回收大量旧衣物当抹布、做毯子用,一些纺织厂也会回收旧衣物开松成纤维,用于二次纺纱,但回收价格也很低。旧皮草的回收市场较为透明,回收价格也较高,某些能达到全新皮草价格的三分之一以上。尽管旧衣物的回收价值具备了价值的特性,但这种特性能否等同于价值仍然值得商榷。
    二、涉案旧衣物价格采用何种方法认定?
    旧衣物在二手物品市场上几乎无交易案例,几毛钱一斤的回收价格又难以反映其真实价值,采用市场法和专家咨询法对涉案旧衣物进行价格认定的条件不具备。另外,旧衣物也很难带来潜在收益,运用收益法进行价格认定也不适用。因此,只能考虑采用成本法进行价格认定。一般情况下,大多数旧衣物的重置价格通过市场调查比较容易获得,但是其综合成新率往往不好确定。《认定财物使用年限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》第三条规定:价格认定工作中涉及服装、鞋帽、箱包、自用家具等日常生活用品以及工艺品、收藏品的,应根据价格认定财物的具体情况确定认定价格,不宜通过使用年限确定认定价格;《山东省价格鉴证操作规范》第五章第五节规定:采用成本法计算出的价值不应低于该物品预计清理变现的净收益。对于基本能够正常使用的物品,其成新率一般不低于15%;《被盗财物价格认定规则(试行)》第十三条规定:接近经济使用年限上限,或虽然超过经济使用年限但尚能正常使用的,成新率应结合勘验情况确定,一般不低于10%。
    此外,值得一提的是,公安部发布的《GA185-1998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统计方法》规定:衣物、日常生活用品等财产损失按其烧损前财产总量价值的30%计算。但是代替此标准文件的《GA185-2014火灾损失统计方法》却未对衣物损失计算做出相关说明。
    三、如何应对涉案旧衣物价格认定?
    笔者通过查阅和研究相关文件,结合业务上级的指导意见,总结出了应对涉案旧衣物价格认定的三种思路:
    一是“避重就轻”,以合理理由退回。若涉案的旧衣物数量少、价值小,对案件定性或对犯罪嫌疑人量罪定刑无影响,可考虑与提出机关沟通,退回相关材料,不走价格认定的程序。
    二是“迂回战术”,中止程序或不予受理。假设案情复杂,衣物数量多、价值大,提出机关坚持要求对涉案标的进行价格认定,但是由于信息不对称等原因,提出机关提供的材料又支离破碎,达不到价格认定机构受理的要求,这时价格认定机构就要适时向提出机关下达补充材料通知书、中止通知书、不予受理通知书等书面材料。《毁坏财物损失价格认定规则》第六条规定:认定毁坏财物损失价格,应要求办案机关书面明确毁坏财物品牌、规格型号、产地、启用时间及毁坏前使用情况等实物状况,并提供相关材料。办案机关未能明确相关情况的,可不予受理;《被盗财物价格认定规则(试行)》第十条规定:提出机关提供材料不完整不能达到价格认定要求的,中止价格认定。上文案例中的价格认定机构就是按照这个思路,书面告知提出机关要明确旧衣物的真伪、品牌、规格型号、购置时间、成新率及毁坏前的使用情况,并提供衣物购置发票、收据等证明性材料,并声明:若提出机关不能按照规定提供相关材料将中止价格认定程序。
    三是“顺势而为”,出具价格认定结论书。当提出机关按要求补足了相关材料,也符合了价格认定受理的条件,价格认定机构就需要按照规定的标准、程序和方法及时出具价格认定结论书。上文提到,对涉案旧衣物要采用成本法进行价格认定,而成本法的关键就是综合成新率的确定。《认定财物使用年限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》规定服装、鞋帽等应根据其具体情况确定认定价格,不宜通过使用年限确定认定价格。这就需要提出机关在《价格认定协助书》里根据衣物的使用情况等因素明确其成新率;若提出机关确定成新率有困难,价格认定机构在与提出机关积极沟通的前提下,可参照《山东省价格鉴证操作规范》或《被盗财物价格认定规则(试行)》的相关规定灵活处理。
    目前,涉案旧衣物价格认定迟迟“不上道”,这给我们的价格认定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,也让认定结论的权威性打了折扣。为减少、克服旧衣物价格认定的盲目性和随意性,真心希望系统内能早日出台相关文件!
    以上只是笔者的一些浅见,不当之处,烦请指正。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